Welcome to Mind Guide~

為您提供各種有關心理及精神健康實用資訊的網站

心理治療資訊


內容:




什麼是認知行為治療?

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簡稱CBT)是心理治療的一種。在治療的過程中,治療師會幫助患者去認清他們對自己和身邊事情的看法,從而幫助他們改變自己的負面思想和行為。這些改變能幫助你改善情緒和更有效地處理問題。認知行為治療著重的並非是令你情緒造成困擾的往事,而是幫助患者處理「此時此刻」的問題和困難,以各種方法提昇你的心理質素。



認知行為治療對什麼病症有幫助?

認知行為治療對抑鬱症、廣泛焦慮症、驚恐症、 恐懼症、強迫症、創傷後壓力症、壓力問題、進食失調、 躁鬱症和思覺失調等皆有幫助。



認知行為治療如何幫助我?

認知行為治療能幫助你將自己所擁有的問題分為數部份,以有系統的分析方法幫助你了解這些部份之間的關聯,以及它們如何影響你的思考模式。 這些部份包括:

  • 情景(如你所擁有的問題或身處的困境)
  • 思想
  • 情緒
  • 生理反應
  • 行為


以上每個部份都可以影響到其他的部份,例如你的思想可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和生理反應。




我們可以怎樣改變自己的想法?

我們很習慣即時依據個人的思想方式去判斷人和事;久而久之,我們會不知不覺地被自己的「自動化思想」所影響。以後凡有類似的情景出現,我們的思想便自動地與該等想法或印象掛鉤,因而影響了個人的情緒。當情緒傾向負面時,對事或人的客觀自然會被忽略。認知行為治療的第一步是幫助抑鬱症病人辨認他們的「自動化負面思想」 (Automatic Negative Thoughts) 。下列是一些經常出現的自動化負面思想的類型:


1. 選擇性推斷 (Selective Abstraction):

將焦點不當地甚至過度地集中在所有負面的細節上,或斷章取義 — 選擇性地除去該事件的其他部份 。例如覺得因為自己婚宴中的甜品不好吃,就認為整個婚禮都辦得十分失敗。


2. 妄下判斷 (Arbitrary inference) :

總是下一些沒有根據的判斷。例如看到自己的伴侶黑著臉,就認為他們將會離自己而去。


3. 非黑即白思想 (All or nothing thinking) :

認為任何情況都只有一個「絕對」的答案,不可能存在其他可能性。例如覺得自己如果找不到某一份工作便是「徹底失敗」。


4. 小事化大,大事化小 (Magnification / minimization) :

誇大問題的嚴重性及 眨低成功經驗的價值。在評估自己或他人時,在沒有原因下,誇大事情的消極面或眨低其重要性或價值。 例如有類似「我所達到的成就只是微不足道」的想法。


5. 妄自菲薄(Disqualifying the positive):

例如覺得自己能做到某些事情只是因為運氣好


6. 自我針對 (Personalization):

當一些負面的事情出現時,會認為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沒有考慮其他更合理及更值得相信的原因。例如覺得自己家人不開心完全是因為自己惹怒了他們。


7. 災難化的思想 (Catastrophizing thoughts) :

把問題的嚴重性推到極端災難化的境地。例如覺得自己在同事前不小心出醜後,便永遠沒有辦法再去面對他們。


8. 過份泛化 (Overgeneralization) :

對人或事情作出一個負面而籠統的推論。例如因為自己在工作上犯了一個小錯後,便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做好這份工作。


9. 情緒主導( Emotional reasoning):

以個人的感覺來作判斷或結論,忽略了事情的客觀事實。 例如因為自己感到非常焦慮,就覺得其他人一直都在注意自己。


10. 負面水晶球 (Negative fortune-telling):

對於推測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都是負面的,完全沒有考慮事情可能並非如此負面。 例如覺得考試會出的題目一定都是自己不會做的。


11. 標籤化 (Labeling):

將一個固定不變的標籤加諸自己或其他人的身上,並按著這個標籤來判斷自己或他人,但卻因此而沒有考慮到所作的結論是否缺乏理據。



認知重塑 (Cognitive Restructuring)

「認知重塑」是一系列用作改變組員非理性及負面思想的技巧。治療師鼓勵患者提出合理的證據來加以證實自己的一些非理性及負面的想法。具體的提問包括:「你能否拿出證據來證明你的想法是對的?」和「有沒有什麼證據來證明你的想法是錯的?」。除了邀請患者引用證據來證實自己或推翻自己外,治療師亦會引導病人去挑戰自己的絕對性思想。當中治療師最常用的提問技巧是:「如果你是____(該患者熟悉的一個朋友),他可能會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呢?」或「情況最壞的時候會是怎樣呢?」經此提問,病人便可能明白到自己實在已不自覺地誇大了問題的嚴重性。